写在同学聚会的前夜

时间:2015-04-24 来源:找歌网 作者:插曲 点击:次

相见不如怀念,童年,还是只留在记忆里比较好。

但是,太阳再次升起的这一天,小学同学就要聚会了……

 



我的小学,应该分成两个阶段,1-3年级是一个小学,3-5年级是一个小学,其中三年级上了两次,明天的聚会,就是第二个小学——菏泽师范附属小学的同学团聚,当然,现在学校已经改称为菏泽学院附属小学了,还好我们这些年,已经习惯叫它为“附小”。

学校坐落在菏泽东方红大街的89号,是东方红大街与水洼街交叉的十字路口东北角。东方红大街,是当时全市最繁华的东西主干道,无论商场,还是饭店,包括影院戏院,以及学校、医院、机关,都林立两旁,而水洼街,则是有名的晴天扬灰下雨积水的陋巷,街上回族同胞较多,多户以在街边宰杀牛羊为生,所以学校周边,是一个很热闹的集市所在。

我从三年级到五年级,都是在师范附小的三班,所以,我们如今的微信群,就叫“曾经的青春年少附小五年级三班”,虽然当年班级毕业照上就收录了66人,尽管这还不是全部,但是这个微信群,也只框进了19个人而已,对于一部分同学而言,微信,还不是一个惯用的沟通工具,而对更多的同学而言,不是在小学毕业后就消失在茫茫人海,就是在这些年渐渐的走丢在了成长的路上。

附小的前身是菏泽市第七完全小学(我们习惯简称为七完小,其他亦如是),其实完全不懂本市对各处完全小学的命名采用了什么规律,因为学校算是在西城,由附小往东大概500米,就是三完小,再往东一公里,就是二完小,而一完小,则坐落在了南城,四完小,好像在北城,其他还有几个完小,都比较模糊了,总之,各种乱,本段可略去。

后来,这个七完小,归属了菏泽师范学校,所以就改名为菏泽师范学校附属小学,再到2002年,当时的菏泽师范专科学校兼并了菏泽教育学院、菏泽广播电视大学、菏泽农业学校,以及我们的母体菏泽师范学校,联合组成了菏泽学院,附小就从菏泽师范附小,变成了菏泽学院附小。

多插一句嘴,其实那个师范专科学校,在搞这次兼并前,身份地位是比师范学校要高一些的,师范学校毕业的学生,一般都是去教小学,而师范专科学校的学生,已经算是大专生,都可以去教中学了,所以,师范学校有自己的附属小学,师范专科学校,则有自己的附属中学,附小是重点,附中则是全市最烂的高中,到现在我也不明白,这差距为什么这么大,本段很绕,也可以略去。

菏泽师范附小,在当年可是鼎鼎大名,当年全市三所几乎并行的小学之一,另外两个学校是市二完小和地区实验小学,三个小学分立在市的西城、市中心和东城。当时使用北京景山教材的二完小,好像是小学六年制,全地区各项评比都是遥遥领先,另外两所都是使用人教课本的小学五年制,经常为了二三名争个头破血流,无论是会操,还是乐队,特别是语数双科竞赛等等。

虽然已经到了网络时代,但完全查不到有关小学的建校历史,即便是现在,小学也没有自己的网站,本市教育局的网站也粗陋的要命,完全对不起小学的厚重与严谨。其实在这三所都很不错的学校中,最具历史气息和学习氛围的学校,当属附小。时至今日,附小的校门依然耸立,那是一个很独特的造型,三面围成一个梯形,中间是铁艺大门,整个学校的建筑,都透着那种古典朴实美,尽管小学的我们,对建筑风格不甚了解,但这座全部用青砖建成,很多砖都已经风化陈旧的校园,一定有属于它的辉煌过去。

学校坐北朝南,进的大门,就是一条甬道,要穿过几栋并排的平房教室,第一排的教室横贯左右,在中间留了一个门洞,是那种拱门的造型,每次穿梭过去,都感觉像走进天安门城楼一般,再往后大概还有三到四排教室,就没有连在一起,左右两边分座,一边各有两个教室,所以全校也就是十多个教室的样子,其中还有一到两间办公室,每排教室之间的最西侧,还有一些供教师和家属居住的矮房,但不太多。学校教室从第二排往右,有一个小型的操场,现在回想起来,也不过两个篮球场大小,操场南边,是学校的厕所。

这些印象的模糊,更多的是因为三年级不久,学校就拆掉了后面几排盖教学楼,所以,我们还有一阵实施过半天学习制,两个班公用一个教室,一班上午上课,一班下午上课,那是极欢乐的一段时光。教学楼陆陆续续好像建了很久,终于在毕业前,有了搬进去的机会,这是一栋三层小楼,呈凹字型,每层四个教室,一共十二个教室而已。回想学习的生涯,总是和建楼离不开关系,小学还算享受了一下,而初中、高中、大学,无不在我学习时建楼,毕业时完工,似乎今生的学习经历,都是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工地噪声。嗯,这应该是我至今仍淳朴如民工的真正原因。

小学第一任班主任叫康玉美,数学老师是岳老师,自然老师是黄老师,美术老师是王老师,当时对康老师印象最为深刻,她普通话特别标准,讲课也是非常有激情,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晒的彪悍老师,因为从小成绩就不错,然后顺势在康老师的熏陶下,语文成绩就在之后的许多年,都一直拔尖,尽管其他功课曾经都烂到没有一门及格。后来康老师调去了市教育局,好像现在还在任,但已经许多年未见过。

大概四到五年级,班主任换成了李清诚老师,数学老师则是张繁玉老师。李老师的语文课和康老师简直就是天上地下啊,他不仅普通话不灵光,而且本地土话发音也怪怪,但这并不妨碍他来教语文,同样的例子还有后来初中的语文张老师,念起课文简直惨不忍听,连读个汉字拼音都哼唧半天,也真让人醉了。

学校有小卖部,上午课间操之后,很多同学都是买点零食吃,糖火烧,咸火烧,把钱递给阿姨,自己去拿就可以,这种略有自助的形式,让初到学校的我,还是新鲜了好半天。当然,学校门口也有不少小铺、游商,一度堵门,还和学校发生过冲突,但这些不妨碍孩子们去照顾生意,各种小贴画,拍的牌牌,酸梅粉,山楂糕,冰棍,糖豆,当然,铅笔橡皮作业本也是有的,但远远没有那些好吃的好玩的吸引人。

我是那种童年记忆特别好的人,就算毕业很多年后,拿出毕业照,也能一个个指着念出名字来,对比那些面对面介绍了半天还想不起这个同班到底是谁的健忘者而言,我自认是一种幸福。但我的记忆力也大致如此,近年的好多事情,却往往会忘掉个干干净净。

不过,后来慢慢发现,有些记忆,如果一直在脑海定格,会是永远的鲜活,现在忆起那些二十多年未见的同学的模样,还是一如当年,是因为这些年,没有被更新之后的形象所取代,童年是美好的,同学们是可爱的,尽管小学时代,已然不是一个纯洁的时代,同学们也是各种良莠不齐,有朴实的也有奸诈的,但现在想想,还是可以会心的笑起来。但后来渐渐发现,与同学们的再见,是一件特别恐怖的事情,成长后的他们,会迅速将你脑海中的曾经天真可爱活泼调皮的那个他统统抹掉,换上如今大叔大妈形象,童年的记忆,见一个丢一个,见一群,简直就会丢掉一个记忆的时代。

过了这个夜,面对明天十几人的二十五年相聚,不知道又将失去多少童真的记忆。但是,仍然回去,离开家乡这座城市,回来的机会本就寥寥,今次错失,又不知何年。

其实,无论小学,还是初中,高中,乃至大学,很多同学们都有自己的社交小圈子,小众聚会常有,大聚会总不能常来,一次见面是叙旧,二次见面就履新,是否能继续维持下去,就需要彼此的利益供需来决定了,曾经的同学情谊再浓厚,也会在时光洪流中,迅速失去新鲜感。

原文出自:写在同学聚会的前夜转载保留链接:http://www.zhaogewang.com/yingping/10204.html

    相关内容
      全站推荐
      热门点击
      var bdShare_config = { "type":"medium", "color":"blue", "uid":"412245" }; document.getElementById("bdlike_shell").src="http://bdimg.share.baidu.com/static/js/like_shell.js?t=" + Math.ceil(new Date()/36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