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台湾,不得不说的往事

时间:2015-04-24 来源:找歌网 作者:插曲 点击:

今年的8月18日,是儿子8岁的生日,就在这一天,战台烽拖着一家老小,登上了香港到台北的航班,这是一架波音747客机,双层,四发动机,APP“飞常准”显示,这是一架服役了16年之多的“老爷机”,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乘坐的双层的客机,带着对巨大机舱的新鲜感,以及“高龄”服役的担心,就要到达另一个曾朝思暮想的彼岸——台湾,如果在当年,我会心潮澎湃到飙泪吧,却不知此刻,是异常的安静,想起周迅那句歌词“骑马看黄花,既是离家也归家”,大概就是这种辩证的心态吧。


 

传单中的台湾

对台湾的最初印象,能回忆起来的,应该是在幼儿园时代。粗略算下,那应该是1983、84年之间,有次在外玩耍,捡到了一张漂亮的卡片,不解,交给母亲单位的一位叔叔,叔叔很吃惊的问我哪里捡到的,我说在路边,叔叔说,这是一张国民党反动派的传单,上面写一位中国的飞行员飞去了台湾,被奖多少黄金等等,是大毒草不能留,否则会倒霉,随后立即将传单撕个粉碎,并叮嘱我,如果再捡到,甚至包括饼干什么的,不要拿,也不要吃,都有毒的,台湾那边都是坏人。作为小屁孩的我,吓到够呛。类似的传单,在幼儿园的一次野外放风中,也曾被同学发现过,结果同样是被撕碎扔在空中……传单消失了,但那个被邪恶的用黄金收买人心的国民党反动派统治的小岛,却给我留下了难以抹灭的印象,那张被撕碎的传单,也在之后的许多年,多次被童年、少年、青年时期的我想起,未能保存下来,作为国民党罪状,或者作为有收藏价值的宣传品,感到深深的遗憾。

后来查了一些资料,那时已经是两岸心理交战的晚期,传单也大多从金门岛趁东南风用气球送来,大部分会落在东南沿海城市,能落到我的家乡山东内陆,也算是很远的路程了,不过听说还有落到印度甚至沙特阿拉伯的,也是一时趣闻了。有一个纪录片,有说到两岸的心理战,曾经很是汹涌了一段时间,互相吹嘘各自的生活有多美好,台湾甚至发动国小、国中的学生,写漂流信给大陆,描绘自己的生活,什么每天能吃到一个苹果,苹果有多么大多么大这样子,来蛊惑人心。初期单纯传单不好用,就逐渐用上了“礼品”战,特别是当年生活困难的时期,台方随传单会送来很多饼干、牛肉干、衣服什么的,而大陆则是更习惯用土特产+传单的方式去策反,什么贵州茅台、云南白药、金华火腿、同仁堂狗皮膏药等等,源源不断的送入“敌营”,这段历史,如果拍成电视剧,相信也会特别好看。

 

 

卡带中的台湾

从小学开始,好像瞬间,来自港台的歌火遍大街小巷,两岸的文化交流也就这样迅速开始了,街头的卡带店,不失时机的摆满了港台歌手的唱片,初期是拼牌居多,相信大多都是盗版,而后来慢慢有了专辑,再后来专辑上有了“原版引进,文录进字**号”的字样,也有的是“广录进字”的字样。到现在都记得,自己买的第一盘卡带是郑智化的《水手》,飞碟唱片制作发行,虽然那个时候,家里连录音机都木有啊,但这都不是事,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几乎成了飞碟唱片的死忠,虽然彼时台湾的各唱片公司的唱片,很多都会被引进,包括滚石、上格(上华)、点将(金点)、可登、蓝白等等等等,但飞碟的歌手无疑是最炫目,也最吸引小孩子的,虽然我不知道对当时的青年而言,哪些歌手会更受欢迎一些,但在我们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最火爆的必须是小虎队、伊能静、王杰、张雨生、郑智化、姜育恒……当然,后来听到了苏芮的《酒干倘卖无》,直接秒了程琳翻唱的几条街,这个要重点赞一下。

在当年的小学时期,还有一件事情,对港台歌手有助推,就是我童年的小县城,开始安装有线电视,这事有轰动效果的,看的频道一下子增加了很多,而且甚至还有一个“卫视中文台”,里面所有的节目,对大家而言,都是完全新鲜的,无论新闻,综艺,还是摔跤,特别是音乐,那是一个可以听到和看到最新的音乐MV的地方,记得有个节目叫《飞碟巨星耀亚洲》,飞碟唱片在那时的影响力,无出其右。当然,说是港台歌曲,但香港唱片粤语多,发国语片咬字也奇怪,所以于我们最懵懂和萌动的初心,完全接受了台湾的华丽腔调。当时谁家装了有线电视,是可以吸引一堆放学的同学来写作业的,大家边看电视边聊天边互相抄作业,这就是最初的也是最忠的粉丝群吧。

 

 

广播中的台湾

初中后期和高中时代,突然知道了一个电台——“中广流行网”,不知道有多少兄弟姐妹们可以听到,当年的我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打开收音机,听那些时断时续的旋律,白天根本听不到,干扰太厉害,但不知道是哪里的干扰。有时候也会想,我这算不算听敌台?但一个音乐频道,应该不会上纲上线吧。那时的“中广流行网”节目很多,新发的唱片,都会过来打榜,歌手也会参加访谈,所以对我而言,直接两个方面的受益,其一是和自己喜欢的以及不认识的歌手们贴的更近,其二是从此掌握了最前沿的唱片资讯,到学校发预报,或者带给大家录下的新歌片段,非常“臭屁”。很多同学就开始日复一日的跑唱片行,不厌其烦的询问某某某的某某唱片,啥时候到货……当然,从台湾发片,到大陆发行,再来到我们这个三线小城的唱片店,一般需要三周到一个多月的时间,还不是每张唱片都会来,比如说郑智化的《大国民》,我们就一直没有等到。

我至今认为,自己是相当优秀的听众和读者,小学时候学校定《少年报》,报上有活动我必会参加,但除了收到一张课程表纪念品外,大多无踪影,但这并不影响我和“中广流行网”的互动,虽然他们在遥远的台湾。电台经常会有一些活动,比如说写信得唱片啦,歌词大赛了,总之我也参与过好几次,无奈邮资不菲,还不算太疯狂。印象深刻的,收到过两次来自台湾的信件,一次是一份有各主持人签名的节目单,一份是两本卡带,是乡城唱片发行的林良乐《假戏真做的人》和徐世珍的《各自回家》专辑各一。林良乐估计大部分朋友不熟悉,其实也是堪比潘美辰的冷酷歌手,徐世珍是位创作才女,现在给大票的歌手写歌,特别是给张惠妹、孙燕姿、SHE写的比较多。相对于内地卡带大多是透明壳,这两个都是黑色的带壳,看起来特别有质感,而且歌词也是印在精美的小册子上,让人爱不释手。

 

 

引进来的台湾

说到卡带的歌词,有必要多说一句。记得当年在某刊上看到评点飞碟和滚石两个唱片公司的时候,曾这么说“飞碟注重包装,滚石注重制作”,这句话后来又被很多人提过,可是咱那时候怎么能听懂李宗盛、周华健、林忆莲、齐豫等等的歌呢?反倒从卡带上,先分出了优劣。飞碟唱片大多由上海音像引进,滚石唱片大多由上海声像引进,飞碟的歌词,大多印在卡带封皮的背面,几乎的纯文字,而滚石的歌词,都是附在盒内的小册子上,或装订,或长幅,爱收集的小孩子往往在这个时候有了选择的焦虑,到底买自己喜欢的飞碟的歌手的简陋的卡带,还是买自己不太喜欢的滚石的歌手的更丰美的卡带,现在想想,特别有意思。

后来接触到上海音像引进的镭射唱片,发现每张里面都是有很厚的小册子的,滚石卡带内的歌词,大多是CD歌词的缩小版,打开重叠,大多都可以叠成正方形的,由衷赞下上海声像用了心,上海音像难逃偷工减料的嫌疑,虽然后期,也渐渐有了歌词册,但那个时候飞碟已经将近被华纳吞并了~~~当然,还有一件特别奇葩的事,貌似飞碟唱片的LOGO和名字被内地收购,内地出现了一家“飞碟唱片”,除了歌手和歌曲惨不忍睹,其他还都很逼真的说,只是那个UFO的LOGO不够圆润,山寨味道特别浓,这事咱没力气深究,说哪儿,哪儿了吧。

再后来的丰华唱片时期,同样是上海音像引进,就已经各个很精美了,只是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上大学,其一对卡带的收集和购买,已经兴趣大减,其二CD的价格太高,从来只能在音像店摸摸看看,买的极少了。而后的自己被满大街的杂版VCD诱惑了一阵子之后,直接转行影片DVD的收集,和音乐渐行渐远了,当然,或许和我学了几年的声乐,后来又没有考进本省最高艺术学府的声乐专业有关,歌不唱了,也很少听了,一个爱华随声听,过早的引我进入的怀旧的年份,开始一遍遍重温小学中学时代的卡带了。

 

 

景物中的台湾

小学的课本,总会有关乎台湾的一篇,记得是《日月潭》,晚会的民族大联唱中,也总会有关乎台湾的一族——高山族,所有牵涉祖国地域的歌曲中,也少不了我们划定的台湾的歌曲,什么《高山青》,什么《采槟榔》,阿里山和日月潭,一定是在内地群众心中,知名度最高的台湾的两处景点,所以翻看下台湾团队游,这两处风景,连同台湾故宫,几乎是必游的铁三角,当然,近年因为《少年派》的热播,垦丁也成了热门线路。

其实,在我的脑海中,却不仅仅只有这一山一潭,记忆深处的风物,多由歌曲和影视作品而来。什么“冬季到台北来看雨,也许会遇见你”,什么“谁说台北生活和恋爱一样容易,亲爱的妹妹啊我不敢醉!”,什么“一样的月光,一样的照着新店溪”,什么“忠孝东路走九遍,穿过陌生人潮搜寻你的脸”,还有“突然间想起你曾经许下的诺言,在这熙来攘往热闹的淡水河边”,还有“淡水的河边,还没吃完的餐点,热闹的烟火,还没上演”,还有《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胭脂北投》、《风柜来的人》、《桂花巷》、《海角七号》、《艋胛》……,每看到一个地名,看到一种风物,脑海就会流转一段记忆。唯独没有体会到《大国民》所唱“小小的岛国,肮脏的台北,贪官污吏一手遮天”。

 

 

走过去的台湾

其实来北京后,有了更多的接触台湾信息和台湾人的机会,他们的谦虚,还是给我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的。后来,更多的台湾歌手在北京定居,参演内地影片的事情,也让曾经的“巨星”们,渐渐褪下了神秘的光环,这样也好,台湾,本来就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地方,或许去之前,还没有这么深刻的体会,但到了台北之后,尽管这是台湾最繁华的都市,车很多,楼很高,但却不会看到如北京或香港这般的匆忙,这般的嘈杂,这般的拥堵……活得从容,令人羡慕。

身边很多跟旅行团到访台湾的朋友,会说台湾也就那样,好的风景还是在我们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祖国。我想说,那是你没有用心去听台湾的声音,没有用心去看台湾的风景,更没有用心去体味台湾人,他们作为我们不可割离的血缘同胞,他们一直在坚守的,正是我们逐渐在丢失的,无论礼、义、仁、智、信……台湾有多好,真的没有办法言表,只能靠自己用心来体会,这里的礼貌,这里的秩序,这里的整洁。几乎没有垃圾桶的街头,也看不到垃圾;几乎所有见不到内地旅游团的景点,都那么安静宁和;几乎所有的公共场所包括电梯、站台,所有人都在有序的排队;地铁里的空着的爱心座,即使旁边都站满了年轻人也不会有一个坐上去;所有的人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售卖员还是普通大众,谦和客气到让你难以习惯接受;当然,还有根本没有围墙的“总统府”,也看不到上阿舅访的苦主,当日还看到了小马哥的车队低调的开了出去,没管制,没鸣笛……

 

 

闲话中的台湾

远记得在1999年的时候,有个论调,说大陆要进军台湾,因为两岸分离已经有50年,50年内还算内政,过了50年,就成了国际问题了,大陆再出兵,国际要干涉的。这个消息在大学宿舍传播,还传如果打仗征兵,会从大学选拔,组建高精尖科技部队。我扶了扶眼镜说,我这种近视眼,不会被选入伍的,你们去吧。脸上在笑,内心一阵悲凉,曾经五十年前的骨肉相残,难道还要再一次上演吗?我宁愿这是一个永远无法融合的一水隔天涯的未来。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今年踏入台湾的土地,反战的感受更加强烈,我同意真正的 “一国两制”,或者如今的“一个中国,两种表述”,但却不要再重新“和面”了,否则小小的台湾保有的中国文化的传统,会被泱泱十几亿黑压压的大军全部吞噬……

 

我的更多文章: (2014-08-31 18:40:59)(2014-08-29 17:21:07)(2014-08-28 23:33:51)(2014-08-27 23:44:01)(2014-08-26 00:21:58)(2014-08-21 23:54:31)(2014-08-20 07:39:07)(2014-08-03 20:26:12)(2014-08-02 12:31:21)(2014-07-30 10:29:17)

原文出自:我和台湾,不得不说的往事转载保留链接:http://www.zhaogewang.com/yingping/10363.html

    相关内容
      全站推荐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