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帐】小结一下2015的放映 (寻找凉山彝族营造传统 影评)

时间:2015-10-05 来源:找歌网 作者:插曲 点击:

  做片子的缘起见影片介绍。
  
  5月谬城第一场。原意就是短平快。用了两个星期不吃不睡剪完片子。卡在5月初的第一个周日——无意中正巧是自己的生日——在TUM我的办公室、从研究所借的投影仪放的。来了几位朋友捧场。两位坚持看到最后(呃……)。130分钟。无字幕。今天想来挺虐的(此处应有同情的泪水)。看完我师弟重庆人表示里面的部分彝族川普听不懂(呃……),юpoдивый兄建议加入模型使结构表达更清晰。
  
  然后用了三周加中英字幕。做哭。比剪片折腾多了。对话太密集以及我的神语速,英译必须尽可能短。而且简直是四川话听力强化训练。直接的成果是9月再上凉山时,两个四川小姑娘同行说可以帮我做翻译,但在彝区不乏情况我给她们做翻译……
  
  用dropbox发给Zwerger教授。但他表示下载不下来。所以现在是我在国内巡演一圈之后,他还不知道自己已被我玩成了什么样……
  
  字幕做完发给一个导演朋友求意见。她建议我做一个简短的版本。但在具体的片子上表示保持你的风格就好我没什么意见……
  
  剩下的时间重新剪了一个60分钟故事版。然后7、8月造桥的间隙一直在完善这个版本。一直在改,直到最后一次放映结束现在还在改。
  
  最初片子剪完之后在考虑学术性出口。正好东大邀我回母校要开“木构”会议。负责的师兄大力帮助,两事结合在了一起。因为时间紧张,并且很不开眼地处于抑郁情绪半死期,,,麻烦юpoдивый童鞋帮我建了一个模型出了一套图用在片子里。
  юpoдивый兄在做模型过程中跟我的一些讨论对片子的剪辑有所帮助。因为在匠作研究中陷得太深我会丧失对于常识与值得强调的知识之间的判断,所以юpoдивый有疑问有讨论的地方实际上是我最终在短版片子保留中的“知识点”。
  
  同时强打精神为会议写论文。要说本来做电影是为了短平快地表达成果逃避模型的,结果非但论文没有逃掉,自己又做了十几个模型,还意识到必须回凉山重访匠人,更关键的是,沟通到了去年“中国建筑的结构逻辑”脑洞。
  
  那个脑洞有多妙,谁听过谁知道。
  
  9月回京。先被C太太沙龙抓壮丁,放片、讲脑洞。这是第一次试讲,PPT都没做完,心里非常忐忑。薛定谔的博士生状态,会时时在担心理论过于疯狂大胆、与担心所言都是常识废话 两个极端之间焦燥。两种焦虑本是水火不融,但都非常真切。讲完之后反响不错,讨论很多。几位朋友(esp.崔利民和潘曦)还为我提供了支持我观点的例子。朋友们预计会在南京引发争论,但表示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期待心态。
  
  在沙龙时被临时约了两场放映。北交的刘捷老师工作室和北建工的徐怡芳老师工作室。两次都是工作室内部及少量感兴趣的本科同学。放片+互动。
  两次互动的关注点不一样。刘捷师姐那里,因为她本人即开设建筑人类学课程,工作室的潘曦老师做纳西营造技艺研究,以及其他关注营造的老师,大家讨论了许多彝族营造、工具、建筑结构特征本身的内容。大约是几场高校放映讨论中学术性最强的一场。
  徐老师那里因为在主持穿斗建筑的课题项目,跟同学们交流了一些基本的调研经验和感想。
  
  然后南京。南京的流程是上午会议,四位主讲人中我排最后,下午观影。演讲当天其实心里还是没底。而且这段时间抑郁情绪还是很重。抑郁上来就会觉得一切都没意义。但是所幸我有讲台鸡血综合症么……争议很大,不出所料。我讨论的问题其实包括朱光亚老师、张十庆老师在内很多师长同仁都有关心。很多不同意见,但至少大家感到我的想法有趣、并且作为一种理论能够自圆其说。这就够了。
  从台上下来朱老师便迎面表达了“讲得很好”。张老师身体不好便走了,后来电话中提了一些继续工作的方向。
  
  下午电影。东大的放映是效果最好的一场。309坐了八九成满。有南大的同学专程来围观他们“萌萌的董小姐”。全场一直有笑声。我对笑声有期待之处全有高潮,一些我没有期待笑声的地方也热烈反应。还是母校给力。
  
  陈老师觉得片子还可以再短。
  
  然后重返凉山。之前跟四川市考古所的同学有交流(脑洞里面也引用了他们提供的照片资料)。他们派了一位小姑娘--新毕业的我东大师妹tracy、交大米来多老师派了一个大五的小姑娘欧阳同行。说是来帮我做四川话翻译的,其实两人肩负把我在29号押送回成都讲座的使命(呃……)。
  
  凉山四处修路,比去年更坏十倍。从成都到美姑坐了14小时车,当时后悔没有走西昌,后来知道西昌到美姑要20小时以上…… 第一天跟匠人高信息密集度交战一上午。真心是交战。匠人访谈超级需要经验和技巧的。tracy见证了其中一个问题我至少反反复复半个小时换了三个角度大战了三个回合才问清楚。很意外地得知在非常偏远的地方还有零星三四座老房子。但路太坏太远,一天只能看一座。
  回访匠人的时候都在电脑上给他们小放一点电影片段。回访颜值极高的年轻一家时,送了他们一张片子的DVD。然后我们就在路上猜,他们是不是已经看过了。
  为了看老房差点不能按时回去成都。中间几次向米来多老师扬言要放他鸽子(张老师无辜躺枪眼泪哗哗的,以教学事故逼我按时回来),最后包车(匠人自己开车)从马边县借道犍围走夜路“突围”出去,终于在29号交大讲座下午赶回成都。
  
  彝族师傅开车……真是开眼了……真的是把车当马骑的……
  
  交大在中庭放映,因为空间、音响和周边的一些干扰,效果没有在东大好。两位老师直接把几个班的本科生课调换过来。讲完比较晚了,交流的不多。但很感人的是有一位彝族姑娘,是在川艺学工业设计的,说在彝族的群里看到广告,坐了两个多小时车从成都的另一个方向校区赶来。她说片子让她很感动。并且她愿意在以后的调研中为我们提供包括彝语翻译的各种帮助。
  这是我几次放映中唯一的一次来自彝族同胞的反馈。让我也很感动。
  
  之前米来多老师让我催泪,我说我片子是喜剧。结果放完片他把欧阳叫起来谈感想。欧阳差点就飙泪了……(后来书音说,这么漂亮白嫩的妹子你怎么舍得带她上路……)(一路上彝族小哥们见她就问她年龄,都猜她16岁……)
  两个小姑娘在几天的调研中都特别乖,该爬山爬山,该早起早起,该趟泥趟泥,让测绘测绘,既不抱怨也不讨价还价超级配合还很乐观一路在自我调侃。结果一回到成都见人就哭诉跟我调研有多苦……(默默黑线……)(其实还好啦,没有去年苦……)
  
  脑洞在四川没有引起什么争议。好像很自然地可以接受。米来多老师说,“因为我川什么都有么”。
  这倒也跟我的预期比较接近。因为我的理论本来即扎根生成于四川文物么。
  
  第二天上午去市考古所。因为大家都面对营造技术调研、采访匠人的工作,有很多共同的问题。拖着看了110分钟资料版里在60分钟版中没有的问题。又拉拉杂杂聊了很多双方的工作。交流起来大家很有共鸣。与这支同样年轻的队伍以后也许还可以共同做一些事情。(家在西昌的tracy直接被派上十一回家时帮我调研的任务……)
  
  晚上在摆哈,在西村。摆哈的主持人宜萱做的室内设计。并且终于与刚从藏区下来的书音(黄油老虎饼)汇合。西村的硬件很好。包括音响。而且还有红酒。所以在我已经巡演了一大圈之后,董同学终于亲眼见证了自己的黑历史……(放完她先嚷“我喜欢!”,然后又抱怨我把她拍丑了、、、、)放映的效果不错。之后交流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彝族建筑形式与构造本身。以及保护。因为是最后一场了并且远在西南既非首都也非故都,我也放得开扯。
  那天晚上差点喝光宜萱家里的存酒。然后我竟然在已喝高且仅睡3小时的状态下赶上了清晨离蜀的航班。
  
  
  
  
  最后解释一下,我许愿“三场高校公映后全片上网”,至此已经公映两场(东南、西南交大),但马上要返回德国闭关写作博士论文,估计到明年夏天之前不会实现第三场了。
  但是脑洞论文会刊于今年12月《建筑学报》,也有可能会配合文章的发表把片子放出来。
  再说吧,再说吧,抑郁症病人的临床状态不好预测的……
  
  
  
  

原文出自:【流水帐】小结一下2015的放映 (寻找凉山彝族营造传统 影评)转载保留链接:http://www.zhaogewang.com/yingping/11083.html

    相关内容
      全站推荐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