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处的她》影评:爱情是什么

时间:2014-05-15 来源:找歌网 作者:插曲 点击:
《向阳处的她》影评:爱情是什么

“爱情是什么我不知道,它来的时候我还不曾出世。”这句大作家徐志摩的话在今天来说或许很普通,但又有多少人能真正理解呢?

其实谁都不会知道爱情是什么,你以为多年爱着的人其实只是你的偏执狂,尤其当对方不爱你时,而又忽然消失无踪,你会觉得更加痛苦,是爱情这种东西令你痛苦,还是人类悲伤的生理变化? 《向阳处的她》那是爱情吗?日本的电影和电视剧总给我有种纯真,真爱的错觉,因为那不会是见了几次面便急不及待脱掉衣服的激烈爱情。人总觉得只要沾上点肉欲望,那便不是真的纯真的爱情。

柏拉图骗你们的。我从来不相信万物背后有一个叫做“理型”的东西,所以我不相信一个悬空的爱情的东西在这个宇宙的任何地方。我比较接受佛家所说的万物都是因缘和合而成,包括爱情,我什至相信缘份,这便是这部电影的重点。有时你在小时候做过的一件事,连你也忘记了,原来你等的爱情便从那里来。既然是因缘和合,执着便有,非有便空。我虽然做人没什么成就,我情愿执着,去感受由爱情带来的无穷快乐,和撕裂身体般痛苦的伤害。这才是作为一个人的真理。你去成佛吧!

少年的浩介曾经救过一只非常漂亮的小花猫,不知怎的却在他的手上溜走,他拼命地追上去,想把它带回来,却看到猫回到一个女人的身上。于是他只有离去。谁会记得这些轻轻的人生流沙?浩介继续长大,进入一所中学时,日本电影时常出现的欺凌事件,总离不开爱情故事的大集里,成为一个重要的元素。真绪同学被其他的女同学欺凌,他实在看不过眼了,于是出手相助。实际上编剧和观众都明白他是喜欢上这个女孩子了。只是爱情只能在某个年纪才用得上,小孩的爱情从来不算爱情,也不会长久。好像一开始便注定要分的结局。

导演三木孝浩因为要给观众一份突然而来的错愕感,于是安排浩介和真绪两个在学生时代的事情,以好像要泄露什么秘密,一段一段地和长大后他们??重遇的情景相交。很多导演都喜欢这样做,当然有其道理。但我却喜欢分段煽情,如果在浩介和真绪在学校的那段戏作为开始,把事件做尽了,做到浩介要离开去读大学了,真绪哭个不停先来煽一煽动观众,我觉得更有煽情效果。接下来再做他们在长大后重遇的片段,不是让观众对这两个人的因缘更感动,也更贴近后来的主题吗?这只是我自己的意见,现在这样做也可,总好像太碎太长了。

爱情是各种因缘的和合,包括两个人的心灵接触,两个人实际相遇的场面,两个人时空交错等,三木孝浩比较平淡。开场的一段戏,甚至其后有很多场景,背景的光圈都被弄大一级,造成一种过度曝光的耀眼感,是希望这个故事更浪漫?和更充满迷离吗?可剧情细节不足,成为闷场,要等到故事真正进入高潮,我们知道他们的爱情不是一般的爱情,才真正感受到故事的震撼力。

爱情是神奇奥妙的,电影的结局很老土,却也不得不这么完结,因为我们总希望好的事情永远不会停下来,即使每次都只是短暂的,只要那爱火花燃烧得灿烂便可以了。我第一次觉得轮回不是件坏事,只要每一段人生都有一个这么感人和伤痛的爱情遭遇,就真的不枉此生了。我忽然想,我有多少个晚上想拿起电话打给她,而结果没有打是正确的决定,也许那是我在某个时候种下的因缘,令我有这段痛苦的经历?如果我每一个人生都有这么一件激烈的爱情,我不介意永堕轮回。

原文出自:《向阳处的她》影评:爱情是什么转载保留链接:http://www.zhaogewang.com/yingping/1141.html

    相关内容
      全站推荐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