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鱼》:我就是那条大鱼

时间:2014-05-15 来源:找歌网 作者:插曲 点击:
《大鱼》:我就是那条大鱼

文/狂笑三声半

“老爸,你们大人是否都说自已小时候多么多么厉害,多么多么英雄无敌?……老爸,您小时候是否经常被老师罚站呀?……因为您的话实在太多了。”

周日的午后,我们一家在郊区体验农耕生活,夫妻档“你耕田来我织布”秀恩爱,父子档没配合好,9岁高龄的儿子一副东游西荡,不务正业的样子,我忍不住又训斥起儿子来了——也许每个成年人都是教育者吧,面对孩子都会喋喋不休。儿子就用以上弯弯的问题来问我,我当时“呱叽”一下被弯倒了,觉得自已容貌鄙俗,龌龊委琐。直到昨晚在剥壳书吧看了影片后,我的腰才重新直了起来。

这部让所有父亲看了都会神清气爽、扬眉吐气、滋阴壮阳的片子,名字叫《大鱼》。推销员出身的父亲太爱讲自已的童话故事了:巨人、女巫、幽灵镇、连体女人和数不清的笑话。儿子长大后有了自已的视野,开始对父亲的故事厌倦了。父子俩渐行渐远慢慢疏离。当父亲的一生快要过去,小鱼(儿子)终于肯潜入大鱼(父亲)的世界里,最后,目送父亲变成一条大鱼游走了。

父亲讲的这些奇幻故事都是真的吗?嗬唷你问得好扫兴呀,真亦假时假亦真,庄生晓梦迷蝴蝶,管他呢,只要父亲开心、故事好听就OK了。至少,那些感情和理想都是真的:当遇到心爱的女人时,时间马上就会停摆,一瞬就是永远,这实在太真实了,因为本人也有过类似体会;父亲的一生就是行走的一生,在美丽的幽灵镇,他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只会驻足欣赏片刻,但绝不贪看,所以他才会奇遇不断,人生精彩如同烟花绽放。最后,父子俩相泯一笑,儿子终赶在父亲临终前加入了童话的共谋。丧礼上,这些童话里的人物一一亮相,好比一台节目要结束了,所有演员走上舞台集体谢幕,你看到连体女人不过是孪生姐妹,你发现巨人只是姚明般高个子,就会明白,父亲没有撒谎,他只是有点夸大而已,童话里始终闪烁着现实的光芒。

也许我们的生活原本就是这样多姿多彩的呢,只是我们走得太快,周围都是浮躁的雾霾和世俗的尘烟,于是,我们缺少了一双发现美好的眼睛和一颗会做梦的心。只要你慢些,再慢些,放低身子去跟一只蚂蚁打招呼,让目光追逐凤尾蝶抵达花丛的深处,也许,童话的序幕就此为你打开了呢……

原谅那个饶舌的父亲吧,善良的他只是太爱现了,又不会跳出窠臼推陈出新,编些新鲜的出来。你要知道,将一首好歌杀死的方法就是听上100遍,一个最好听的故事从小听到大,早就死翘翘了。我最喜欢那个通情达理的母亲了,她是最忠实的聆听者,从不揭穿那些童话。当她的丈夫因为干渴躺进浴缸,她也欣然淌入相拥,就这样一起潮湿吧,这时我脑海里只蹦出了一个词:相濡以沫。然后眼眶有些微湿。在丈夫的葬礼上,在漫天满地的哀伤灰黑中,只有她一身红妆,若一朵黄水仙,若一个女高音,从低徊的弱音协奏中跳脱了出来,告诉人们不用悲伤,此举大有庄周箕地为丧妻鼓盆而歌的豁达乐观,令人不禁为之附掌而叹而赞!

请各位看官相信,父亲在孩子面前一般都是简单的,心思澄明,点尘不起,不会拿社会的那套来污染亲子关系。但父亲们都要装,故意装成复杂的读物,装成深不可测的海洋,装成伟岸的山,实际上是为了维护自已的话语权。被孩子一眼就看穿看透的父亲,放屁也不响了,还混个屁呀。所以,有的父亲走的是演讲派,在孩子面前滔滔不绝,妙语如珠,讲人生讲道理讲自已的丰功伟绩,试图以排山倒海的气势来压塌小家伙的意志,最好能配以崇拜的眼神,这样就更能点缀威仪了;有的父亲走的是沉默派,一般不发言,嘴里只发生“哼”、“嘿”之类的语气助词,眉头拧成一个大写的“川”字,狞严的眼神飞过来,有可能会误伤到其他家属和小狗小猫;有的父亲走的是行动派,好嘛侬个小句不听话,揪过来就是一顿暴打,谨奉的是“棍棒之下出孝子”之古训;有的父亲走的是复合派,或春风化雨般慈祥,或狂风暴雨般严酷,视心情而定,根本没有规律可寻……可能,天下有多少个父亲,就有多少种亲子风格吧,南拳北腿各各不同。

有人在豆瓣里这样说:如果认为《大鱼》仅仅是个父爱题材的电影,那罚去再看一遍。那好吧,我再去看1遍2遍……因为我就是这么认为的。我们中国人太不会表达了,而且在感情方面永远是羞涩的,明明亲情汪汪一洋,宁肯为对方死去,却波澜不起,鱼虾不兴,我就不了解我父亲的一生,除了他的简历外。我不想在儿子面前也交上一份白卷。儿子,爸爸不想你成为我的骄傲,爸爸只想和你做朋友,让我们一起滴溜溜来玩转这个好玩的奇怪的世界吧。

原文出自:《大鱼》:我就是那条大鱼转载保留链接:http://www.zhaogewang.com/yingping/1166.html

    相关内容
      全站推荐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