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侠”范的《美国队长2》

时间:2014-05-15 来源:找歌网 作者:插曲 点击:
“钢铁侠”范的《美国队长2》

文/吕旭

不管是不是我主观的认为,美国好莱坞的超级英雄电影,自克里斯托弗?诺兰的《蝙蝠侠前传》三部曲诞生之后,就已经单纯的脱离了唯“声效”、“视效”的时代,大片也开始玩起了社会性,玩起了人性探讨。《钢铁侠3》的出现,虽然比该系列的第一部在这种“人文探讨”上弱了一些,但是在现如今视效独大的电影制作背景下,它还是做到了一些“思考”,而且比第二部要做的优秀的多。DC重启的《超人》系列第一部,由于有了扎克施耐德,有了诺兰的监制,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这部电影中也开始了所谓的“社会性”、“人文性”、“人性”的探讨和思考。我在评价《超人:钢铁之躯》时,用了一个很争议的“诺兰情节”来形容现如今的“超级英雄”电影。
不管我的判断正确与否,好莱坞“超级英雄”大片,尤其是系列的这种制片方式,已经让导演、制片、编剧被迫的接受了这种变化。不管是北美还是中国,人们对于“视效”系的大片的接纳程度并不似前几年那么乐观。你从《环太平洋》、《极品飞车》在北美卖的并不如预期就看得出,人们越来越倾向于电影本身带着一些思考来“轰炸”视听,这也许是人的欲望所致,现阶段的人们有些“欲求不满”了。即便中国的市场中,那些纯特效影片的热卖,也是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现阶段中国的市场不那么成熟,逐渐扩容的二三线城市还没有对“大片”形成免疫。但是不管如何,大片走“心”的趋势不可避免。这也是美国“超级英雄”们诞生的灵魂所在,不管是DC还是漫威,他们数以千计的超级英雄的建立,整个宇宙观和体系的健全,也都是建立在数十年特殊的社会、历史等环境之上的。所以很多人看了现阶段的这些超级英雄电影,往往代入感很强。中国没有“超级英雄”电影,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没有这样的文学和漫画体系的基础,另外一方面,中国的文学和故事创作,往往是小家子气的,是局限的,是封闭的,代入感很弱。
说说《美国队长2》,相比第一部来说,第二部不管是在故事的商业元素运用,特效的制作、动作的设计,大场面的渲染,都堪称是高水准的,从《复联1》到现在,不管是《雷神2》、《超人》等,似乎都没有看《美国队长2》的观影情趣来得更“嗨”。《美国队长2》几乎满足了人们观影的各种情趣,喜剧、动作、大场面、牺牲、爱情,犯罪……而且单独拿任何一个元素说,都有可圈可点的地方。开场就是“喜剧”一直延续到了大战之前,这种喜剧桥段仍然不时的出现,博得会心一笑。好莱坞电影的节奏处理,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精细计算过的情节设置,从一开始就能够将人拉到剧情中去。相比《极品飞车》、《机械战警》这类同等以动作元素主打的影片中,剧情的薄弱,很多的场面令人昏昏欲睡。《美国队长2》的故事设计虽然足够完整和精细,可是就是看着很“工业化”的状态,没有了一种令人“亲切”的自然。剧情中设计的几个大的故事点:影片开始的营救、神盾局局长被杀、荒置的神秘基地、立交桥之战、再遇局长、飞空航母大决战等,这几个故事点承载了整个影片的“卖座”功能,因此设计上无可挑剔,几个故事点也通过“U盘”来加以串联,也比较顺畅,可是就是不那么经得起琢磨。看完仔细想想,似乎这些桥段都是为了出现而出现。在美国一直骄傲的“剧作法”理论中,一部电影中任何重要的“情节点”,都是为了烘托影片主题的重要节点,这些情节点的存在和呈现方式,都要是以展现影片呈现的精神价值而设计的。《美国队长2》的主题价值是什么?似乎一时间难以概括。先抛去这个不说,海上营救的那场戏,一个生理机能超常的“超级英雄”却和一个常人对打了10分钟,那个常人也没有“冬兵”被机械化了的钢铁胳膊,更好玩的是,这个人竟然是一个“龙套”,那么这场打斗戏的设置,就只是为了预约观众而已。
说说《美国队长2》的主题吧,我认为按照我上述好莱坞“超级英雄”电影的变化,这个一直被大众所轻视东西,一直也是大众嘲笑那些重视这个东西的借口。电影之所以被成为艺术,而非工业,就是因为这个永远无法判断正确,无法完全解读的东西的存在。可是在商业电影中,这个东西相对比较单一清晰地多。《蝙蝠侠前传》三部曲中,诺兰用他个人的天赋赋予了“超级英雄”电影的新生,每一部都有着自己独特的精神世界的价值展现,也就是所谓的“主题”。超级英雄电影的主题其实很好概括,几乎都是围绕着“牺牲”这一话题展开的。单纯的从电影中看,对于这些超级英雄们来说,他们的特殊能力使得他们作为“人”的生活不复存在了,正义、勇气、责任的压力放置于他们身上,他们必须要做出选择,在以往的电影中,这种“牺牲”的精神往往被放大。“牺牲”也是非常正统的美国梦的精神,脱胎于美国“个人英雄”主义,只不过“超级英雄”的“牺牲”,只是扩大、放大、夸大了程度而已,既满足了人们对于电影苛刻的幻想,又满足了观众对于“世界大乱”的意淫。人的本性是丑恶的,所以人们爱犯罪,爱看别人吃亏,爱开玩笑等,但是社会制度和个人本性之间的对立,让人们无法堂而皇之的实现这种“爱”,于是电影荧幕上的呈现,其实是映照了普世人群的心理情趣。《美国队长2》也讲了“牺牲”,神盾局局长的“死”就是一种牺牲。“超级英雄”电影中的“牺牲”有两层含义:1、个人牺牲,如《蝙蝠侠》、《钢铁侠》;2、别人的牺牲,如《复联》中的“科尔森”,《美国队长1》中的“巴奇”,还有《美国队长2》中的“局长”。前者的“牺牲”是有强烈的人情代入感的,所以会有人为“蝙蝠侠”舍弃爱情、舍弃生活、舍弃自己的“牺牲”而动容,也会为“钢铁侠3”结尾的那段“舍弃”而少许的唏嘘;后者的“牺牲”其实就是一个剧作技巧而已,是观影过程中“被迫”的情感代入,这种方式的存在只是为了主角的个人成长或者转变或者动力而服务的,从格局上看,小得太多了。
所以《美国队长2》看上去很美。相比较《美国队长1》,第一部中因为有一个社会大背景的存在,那种真实的代入感更强烈,而针对历史上第一个“超级英雄”的诞生的价值探讨,使得影片显得并不多浮夸,而第二部中,虽然集中于“洞察计划”为核心,可是那种“探讨”的意味,淡淡的,似乎有,似乎又没有。所以《美国队长2》就真的像是“钢铁侠”那样,看着盔甲“炫”、“酷”、“牛逼”,实际上,盔甲的下面,是一个脆弱的内在。
PS:“冬日战士”这个名字可惜了点;“冬兵”那个人物设置也可惜了点。

原文出自:“钢铁侠”范的《美国队长2》转载保留链接:http://www.zhaogewang.com/yingping/1229.html

    相关内容
      全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