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书贼——在贫瘠沙漠中绽放的如花生命

时间:2014-05-15 来源:找歌网 作者:插曲 点击:
偷书贼——在贫瘠沙漠中绽放的如花生命

故事发生在1938年的二战前夕,正在运酝酿着统一世界大权的德国,莉赛尔的母亲因为是共产党员,受到纳粹迫害,无法再养育一双子女,便带着年幼的他们去新的寄养家庭,在前往慕尼黑的火车上,莉赛尔的弟弟死于瘠病中,这是莉赛尔第一次与死神打照面,却也让死神开始好奇眼前这个小女孩,莉赛尔,这个弱小身体中装盛的坚毅灵魂将让死神对人类的心灵产生无限的遐想与绮梦……

莉赛尔住进了天堂街的新家,要学着跟宛如河东师的养母罗莎相处,时时忍受养母的咆啸与恶毒言语,幸好还有一个慈厚善良的养父汉斯,让她得以有被爱的感觉。在学校中,怯弱的她因不识字而被同学取笑,只有邻居鲁迪愿意跟她作朋友,就这样,在压抑的社会氛围底下,莉赛尔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并且开始跟养父汉斯一起学习文字,他们阅读着莉赛尔生平偷来的第一本书,那是从弟弟葬礼上偷来的,“墓园工人工作手册”,此后的她虽然生处于贫瘠的物质世界,心灵却进入了另一个瑰丽的语言文化疆域。

随着二战的爆发,纳粹开始迫害犹太人,养父为了报恩,收留了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儿子,一个犹太青年,麦克斯,为了生存,麦克斯仅能在狭小阴暗的地下室苟且偷活,可是爱上阅读的莉赛尔却从市长夫人那里偷来一本一本的书,为麦克斯念着,让两人浸淫在璀璨如花的文字世界中,这是唯一滋养麦克斯残命的养分了。

随着战火的蔓延,与局势的倾危,这群和善的人们的命运又将如何与死神交集呢……

本片根据同名畅销小说《偷书贼》改编而成,《偷书贼》一书在世界各地销售八百万本,徘璇在排行榜上高达七年的时间!是澳洲作家马格斯.朱萨克初试啼声之作,却因着有趣的题材、特殊的叙事观点(由死神的视点来看人类)跟洵美的文字风格而震撼了文坛。

导演则是因执导英国著名影集《唐顿庄园》而得到艾美奖最佳导演奖的的布莱恩.派西弗,其他的幕后制作团队,因为是文学名著改编,所以也都是影坛的一时之选,是部制作精良的文学电影。

这里必须要说明一下,历来将文学名著搬上萤幕都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尤其当她的主创者(导演跟编剧最重要)??又同时是书迷时,会更困难,因为要如何忠于原著,保留原著的结构跟精神,还要满足所有读者的想像空间是个巨大且近乎不可能的工程,因为所有文字变成影像时,一切无限可能的想像顿时就被框进那个「有限」的大银幕中了,难免??显得死气沉沉起来,所以我通常会放低标准,觉得电影工作者的职责只要能做到将原著精神传达出来,并让观众看完后有兴趣去读这本书,就已经成功了。

以本片来说,我相信看过小说的书迷进戏院去看本片时,不会太喜悦,毕竟作者用了一种奇特的时序穿插法,让死神在书中优游自在又神出鬼没,可是电影却必须要是一个观众容易进入的故事时间轴线中,所以跳跃的时空不见了,独特的死神视角也变成可有可无的旁白,更别说得大量删节掉的内容,这些大概都会让书迷感到失望吧。

可是对像我一样没读过小说的观众来说,我其实挺推荐的,虽然导演本身只是中规中矩讲完了这个故事,可是这个故事本身就非常精彩了!

片中太多让人动容回味的场景与情节,譬如,在贫困瘠迫的圣诞夜,这家人靠着把户外的雪「偷运」至地下室,打着室内雪仗来苦中作乐,而且可能是此生最难忘的圣诞夜。又譬如,在防空警报隆隆作响的窒息防空洞中,有人拉着手风琴,或念诵着故事来减低恐惧感。又譬如,一直躲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的麦克斯,唯有在空袭警报响起,人们纷纷走避时,才能光明正大走出地下室,走上街头,仰望着久违的星空,感受自由的空气的氛围……

还有那些偷来的书中一段一段被念出来的字句,这些都是启迪过无数心灵的文化印迹,这些沃土肥壤滋养了多少的灵魂,让他们得以丰盛地绽开生命之花,尤其片中那样一个饥寒、恐惧与无奈煎迫的年代,即使只是一个文字、片语,也许都能喂养、修补一个破碎的灵魂……

所有这一切都如此简单,却撼动人心。

此外,我想这个故事如此精彩的原因还在于一个独特的视角,就是二战时的德国,这是个已经被拍烂的题材,集中营,大屠杀,抢救犹太人等等,但这次的主角们活在慕尼黑,那里似乎与柏林那个政治中心有着迥异的时空,这里的人们没这么好战,他们只是平凡百姓,他们没有邪恶的面孔,甚至同样活在某种战争阴影或恐怖统治底下,这个邪恶集团中,一样存在着一大群善良和平的居民,过着寻常的生活。

也许片中莉赛尔的一句话可以说明这一切:“我们只是在作人,只要身为一个人都会这样作的。”是呀,在那个生命如此卑微的年代,仅仅保有一个人的尊严而活着,也许就已经是一项成就了!

看本片时,我一直想到永远的一天中一直在寻找着词汇的诗人,还有“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中自我放逐,想要找到一个字词定义自己的女作家,当然,还有「为爱朗读」中那个宁可选择被监禁也不愿承认自己是文盲的女孩,这些故事仿佛都在讲着同样的东西:文化(知识)之于灵魂,犹如空气与水之于生命。

每当这种时候,我都会好奇着,我的灵魂饥饿多久了?还要让祂继续贫瘠与煎迫多久呢?

原文出自:偷书贼——在贫瘠沙漠中绽放的如花生命转载保留链接:http://www.zhaogewang.com/yingping/1313.html

    相关内容
      全站推荐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