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代影评

时间:2014-09-02 来源:找歌网 作者:插曲 点击:
    小时代影评
    撰写诸如此类的一篇文章,是一定要冒着生命危险的。因为你无法猜测下一秒的时候,会被媒体将你捧到天上,还是会被众人的唾沫淹死。然,敢于写出这样的一篇文章,就注定要敢于与之一同颠簸在风口浪尖。我相信我能够,我也相信我无惧。
    写在影评前
    (1)浅谈“80后”的境遇
    如果说现如今中国的希望需要寄托于“80后”用双手创造,那么我们这一批所谓的“工程师”,应该缅怀着怎样的一种心情,去迎接和挑战当今的社会?忽然很想唱起容祖儿的一首歌:回忆是个说书的人,用充满乡音的口吻。挣扎在金钱与欲望的“80后”,当我们淡忘了乡音,背井离乡着在北京,在上海风雨兼程,假如提及青葱岁月中的过往与征程,是否还依旧能够自信爽朗的微笑,重温那故去又怀恋的美好时光?一天天长大,一日日成熟,我们将足迹遗留在懵懂的花季,我们将乐观遗失在跌跌撞撞。无法再见的青春,去年的这个时候你在做什么,而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又在哪里?坚定的力量,冒昧的容颜,终敌不过时间的侵袭,于是我们买醉在酒吧,沉溺在自我麻醉的意识,大声呼喊着:时间真TMD是一把杀猪刀!
    以出生时间来界分人的文化群,不是一种科学的方法,然而,颠簸在文化浪潮的“80后”,经历过太多辛酸与欢喜。在李芳芳指导的《80'后》中,通过少女沈星辰与明远15年的爱情历程,贯穿了香港回归、中国申奥、非典、张国荣逝世、北京奥运会等历史大事,业内堪称80后青春史诗。对于我们这样一批人,需要面临太多的生活、成长、政治、文化等发展问题,在我们这样一批人的身上,具有鲜明的时代气息,张扬着“独立叛逆”的人文情怀。
    “世界上是否原本就没有永远的爱,就如同没有纯粹的白?”如何解答《80’后》最深处的问题,《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也已给出我们更明确的答案。作为赵薇导演的处女作,知名作家辛夷坞的原著小说,其中夹带了太多的“童话的梦幻与想象,青春的悸动与张扬,爱情的美好与感伤,现实的无奈与苍凉”。故事中的青春终将散场,很残酷,却也很现实。绝望的郑微,以致于“再次遇到林静”,“遭遇阮莞车祸事件”之后,就匆忙而草率地作出决定——“我们结婚吧”。在她与林静的爱中,没有纯粹与温暖,更多映射出结婚背后浓重的黑,体现出年少时候“爱情、梦想、信仰”的支离破碎。
    或许真正的人性,就应当是虚伪与冰冷的。这里会出现很多灰姑娘,但结局往往不会穿上心爱的水晶高跟鞋,他看着王子披荆斩棘战死沙场,或背信弃义另投温柔乡,却无法用情感刻画出现实中的痛苦与苍凉。没有家人的眷顾,没有朋友的呵护,那种他人难以触及的失魂落魄,只有极其敏感而用心的人才能体会,而这,也正是中国最具知名和影响力的影视女演员、流行音乐女歌手、新生代导演赵薇所难以揣摩与驾驭的。可能在《还珠格格》中,“小燕子”古灵精怪;《情深深雨蒙蒙》中,“陆依萍”执着无悔,然而,这些女性充满了无穷的正能量,与“郑微”相比,缺少了过多的失落、彷徨、孤苦伶仃,彻头彻尾几近疯狂的爱与痛,是“薇女郎”杨子珊触不及,碰不到的边缘。所以,在影片上映后,有心的影迷总以为叙事不够严谨。
    就“80后”的精神面貌而言,常会有专家预言:他们是“最没有责任心的一代”。伟大的80后青年,背负着祖国复兴的历史任务,他们深处在败德的教育和艰险的生活中,似乎“活着”不是一种权利,反而成为“义务”。民族成长经历的阵痛,发泄与灌输在轻狂无知的少年大脑,然后“如何生存”的意识,强迫“80后”冲破一切世俗的牢笼,实现思想的飞跃,但并不能完成“质”的革新,因为你不可以崇洋媚外,不可以违反教条与礼数,没大没小……
    去他妈的“文艺复兴”,“思维拓展”!“80后”激励着自己要具备解决世界所有难题的能力与突破“困兽之斗”的实力,但每一次都会在艰难中起飞,在阴暗中降落。
    所以赤裸裸的现实告诉我们:2B,不只是铅笔。
    (2)浅谈“80后”观影分水岭
    中国观影人群不少,但愤青很多。有圈里人曾说:“不要再用艺术的屠刀,屠戮奄奄一息的中国电影了!”其实,所谓“愤青”的出现,不过是对影片的观摩不够用心罢了——不是所有人都会抱着“写一部影评”的态度去欣赏电影的,那样不是娱乐,反而是负担,所以呢,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就交给诸如我等的众人吧……
    此次青春题材的电影大乱斗中,《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与《小时代》脱颖而出,并且在业内被广泛关注,各种事件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几日有周黎明“痛批”郭敬明,不由让我想起2006年白烨与韩寒的博客论战。电影的观赏性在哪里?我以为包括鲜明的主旨与风格,和谐的构图,舒适的服装道具,恰到好处的演员演技以及动人的音乐。作为青春文学的《小时代》,画面很唯美,演员演技很中肯,导演的全场掌控能力也算适度得当,虽是第一次导戏,却并不逊色,完全符合以上5大方面的综合测评。而就影片剧情而言,相较于赵薇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更多反映出的,是有关出生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一批花样少年少女追逐爱情与事业的心动历程。这段轻狂的岁月,有挚友,有闺蜜,有青春赋予她们的酸甜苦辣,也有人生给予她们的恩怨纠葛。不一样的一代人,就会有不一样的表达方式。如果说辛夷坞是为“80后”普通高校的学生撰写他们的前半生,那么,郭敬明则是为“80后”的潮流群体书写属于他们的青葱岁月。
    莫言在给张悦然的《樱桃之远》的序中写道:在小说形象和场景上,我们可以看到日本动漫的清俊脱俗、简约纯粹。而作家格非也客观地表示,他了解到很多80后作家可以从电影里、动漫里收获更多灵感。早前在郭敬明写《幻城》的时候,就有媒体称其抄袭CLAMP的《圣传》,此次,郭导更是把日本动漫中“以简单爱情为主的少女漫画”的画面与感觉置入幕前,可谓是“煞费苦心”,也难怪其在腾讯首映礼上面对主持人刘仪伟的问题时,很严肃地回答:第一,我大学时就学的电影;第二,我不是随便拍的,是很认真很辛苦地拍。而就票房而言,电影《小时代》上映4日,已将近3亿,而且还在冲击新高。至于影片最终将如何守关,就要看“少女漫画”究竟在中国大陆影响力有多么巨大了。能否战胜老一辈的口碑,也是一个问题。
    与青春有关的精彩对决,辛夷坞与郭敬明都是赢家,而介于影片的基调,或许我更加希望充满正能量,更加珍惜一次宝贵而温存的回忆。所以,我拥护《小时代》,力挺郭敬明。千万不要和我说人情世故才是现实,也千万不要和我说砖家叫兽才懂电影。2005年3月2日,韩寒在新浪Blog做出对白烨的回应——《文坛是个屁,谁都别装逼》——“以时代划分人,明显不科学。文学和电影,都是谁都能做的,没有任何门槛。每个写博客的人,都算进入了文坛。文坛算个屁,茅盾文学奖算个屁,纯文学期刊算个屁。什么坛到最后也都是祭坛,什么圈最后也都是花圈。”
    我发表完写在影评前的观点了,不参与任何愚蠢的笔战论战之类。我现在很忙,我要进入影(评)坛。
    影评正文
    (1)Too young ,Too naive
    同样是发生在女孩与城市之间,同样是讲述了一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女孩机缘巧合进入一家顶级时装杂志社担任主编助理的故事,但是,现在你所看到的,并非《穿普拉达的女王》,故事情节中少有“光鲜外表下的不太漂亮的事”。影片《小时代》,以单纯大条的林萧为第一人称进行叙事,以林萧在M.E杂志社的事业成长为主线贯穿始末。作为青春题材电影,它用纯净唯美的画面,描绘出四个女生淡淡忧伤却又深深动人的爱情,与其说这是一部电影,不如回归其本性,就是一部浪漫理想的少女向小说。美型、恋爱、少女情结、完美主义,看似简单的表现手法,却流露出细腻的情感,使得爱情在误解、纠缠、向往、阻拦面前,充满清新与健康的气息。对感情的朦胧,相比2006年唐大年指导的《青春期》,《小时代》给予观众更多的希冀与幻想,颠覆了“校园生活是一个美好却单调的梦境,一去不返”的观念;对责任的认同,相比2011年管晓杰指导的《青春期》,《小时代》摒弃了色情的字眼,坚持纯爱的美好,通过肯定信念,肯定追求,升华了纯情的定义。正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原本林萧、顾里与南湘就能唱好的戏,却因为夸张到不修边幅的唐宛如的加入而变得丰满而搞笑。而影片成功的另一方面,在于弱化了社会职场的斗争,仅仅在细节之处点到为止,例如“顾里借助叔叔关系帮助南湘”,例如“原M.E杂志社员工偷换稿件,陷害林萧”,这些构成生活的小元素,调味式地植入于剧情,使全剧连贯而不枯燥。
    在我看来,《小时代》中的林萧与国产连续剧《小兵张嘎》中的张嘎一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然而,正是在这样一个不经世事的女生眼中,才会出现了很多令人抓狂到哭笑不得的事情,合情合理。这里的女生,从来没有彰显出内心的深度蜕变,她们一如既往地坚持着自己的原则,与世俗抗争,并在世俗中享乐。影片一改大多青年对世界的否定,对自我意识的取消,并未因为撕裂单纯美好的青春而凸显血淋淋的伤口,反而使得爱愈加神圣。我想,如果真的要拍《小时代2》,等待我们的,一定是不同寻常的虐恋,因为这部作品,实在是太干净了,以致于当我看到“顾源母亲”对“顾源和顾里”的干涉,都深感这是其对美好爱情的荼毒。
    当亲情,友情,爱情同时出现的时候,爱情往往是永恒的主题。其实设身处地地想一下,面对80后的真实处境(参照“写在影评前”第一部分),也着实让人心痛与难过。但是,无论是否有观众认同“社会中依然有纯爱”的观点,毕竟《小时代》证实了,它通过大胆地幻想,为没有通读过原作的观影者创造出真爱的理想世界。每一个少男少女,都在憧憬这样一段纯粹的恋情,而每一个成熟的青年,也都在怀恋当时的错觉,或许真的是因为我们当年too young,所以那时的我们too naive。
    (2)解构《小时代》的叙事方式
    参照“写在影评前”第二部分,作为知名作家的郭敬明,在导演《小时代》的过程中,同样大胆地引用了日本动漫的叙事方式,对视觉画面进行意境渲染。很多影迷朋友在观影之后评价道“虽然看懂了,但是层次不分明”,其实,只要打破常规的观影模式,掌控影片的线性结构,即通过流水式的叙述结构展开故事,你就不难发现电影脚本的行文路线。这样的表达并不为错,但太过平面化的叙事结构,的确在专业性与自觉性的表现方面欠妥,使得影片内容浅显而无张力。而这,也似乎成为此部影片的众矢之地。
    解读《小时代》,在结构上,林萧始终用第一人称在喃喃自语中套入一个又一个的小故事,包括别人的,也有自己的。这是典型的网状的日本动漫叙事模式,人物关系错综复杂,除去最主要人物,次要人物的情节也比较重,诸如《火影忍者》。然,出于影片中四个女生大多时候形影不离,仿若整体的原因,通过在其中穿插顾里与顾源的矛盾,南湘与席称的矛盾以及宛如与卫海的矛盾,反而使看似凌乱的结构在不禁意间形成一张繁复的网,使得剧情并不唐突,继而理所应当起来。而在镜头处理方面,他大部分采用“剪影化”与“朦胧化”的手段,在缓慢节奏的叙事中,使用慢镜头,特写,生怕观众无法注意到美型少年少女的完美,并将生活以图片的形式,将展现在大家面前,通过强调光与影的结合产生迷离的暧昧感。
    不能否定,日本动漫正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新时期成长起来的80后一代人,无论在观念与思维方式上,它的对深度的瓦解,对传统的颠覆乃至语言方式,都环绕在其周围,并且正在尝试通过他们的作品向大家呈现。中日文化的交融,注定为主流影坛注入前所未有的创作新元素,并不断延展出新特征,另辟蹊径,发扬独特魅力。
    《小时代》能否成为中国影坛青春题材的后现代主义代表,我不敢确定,但是如此这般的萌芽,已经悄然而生。
    (3)并非恶趣味·女权当道
    了解到有关人士对《小时代》的冷嘲热讽,笔者并不赞同。我以为,这并非毫无品位的想象,因为古有云“人之初,性本善”,“天然呆”的林萧,在简溪与姐妹的保护甚至溺爱下,能够很有代表性地诠释“什么叫做不经世事的无忌与冲动”——她单纯地对待这个社会,却从未心存报复;这也并非不遗余力的堆砌,不知来头的财产,自然会招来骂名,例如郭美美,而影片中的四个女生,通过自己的努力与奋斗体现出自我价值,尤其是顾里,她用敏锐的眼光洞察着商业动态,并拥有极强的专业技术,为什么就不能在经济的煲汤中分得属于自己的一份羹?相反,这正是女权当道的象征。而谈起女权当道,拥有金钱是女人资本之一,她没有义务去掩饰对金钱的喜爱和追求。对富裕生活的向往是人性的自然反映,每个人都有权利去获得财富。而顾里,正是通过正视自己对财富的需要,才有机会超越了金钱的污垢。
    曾经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女性的父亲教她如何做一个女人。她被带到高级俱乐部,去看那些女人如何和她的父亲相处。最后她结婚了,她的另一半没有情妇,只拥有她一个女人。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她学会了如何打高尔夫,如何评鉴美酒,她学会了温柔聆听,学会了表达自己的意见,学会了摄影,学会了舞蹈,学会了让自己高贵美丽,学会了经营自己的事业。她不取悦男人,但男人却为之倾倒,她并非情妇,却令他人难以忘却。“穷养男,富养女”,女人学会经营自己,情妇也会输给你。而在顾里与叶传萍的冷战中,没有谁会承认顾里是一个弱者,因为她自强独立,她代表着这个时代的新女性。
    其实,有钱的并非都是诸如郭美美之辈,也会有民国时期宋氏三姐妹。堆砌的也并非都是金砖银砖,也会有天赋与艺术。
    停笔之时,夜已深沉。还有很多槽点与彩蛋,不过无关文艺,我便也在此不提了,娱乐大众的事宜,大抵交给别人。我在试问如何结尾文章的时候,想起很多,而能够支持我写完这篇文章的动力,或许就源于影片中的一句话:没有人能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正年轻着。

原文出自:小时代影评转载保留链接:http://www.zhaogewang.com/yingping/3241.html

    相关内容
      全站推荐
      热门点击